震惊世界的救援里 这个无国籍男孩立下大功国际

2018-07-14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震惊世界的救援里,这个无国籍男孩立下大功[文/观察者网王恺雯]举世瞩目的泰国洞穴救援经过十多天的努力,少年足球队队员及教练一行13人在10日终于全部

  原标题:震惊世界的救援里,这个无国籍男孩立下大功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

  举世瞩目的泰国洞穴救援经过十多天的努力,少年足球队队员及教练一行13人在10日终于全部获救。

  深不见底的洞穴、复杂的地形、连日的大雨和不谙水性的孩子,此次救援难度前所未有。随着受困者被成功救出,一些让人们好奇的问题也有了答案。

  外媒称,为避免受困者在潜水时恐惧,救援人员对他们使用了镇静剂。

  此外,获救者的身份也牵动人心——13人中,有4人是来自“金三角”的无国籍人士。其中,14岁的阿杜尔因精通英语、泰语、缅语、中文普通话和佤语,他充当翻译与英国潜水员对话,为救援起到关键作用。

  目前泰国政府正对4人的信息进行核查,以决定是否发放国籍。

  教练会被追责吗?

  早前有舆论称,带领孩子进入洞穴的教练埃卡波(Ekaphol Chantawong)将被追究责任,但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2日报道,这似乎不太可能,他已经获得了孩子父母的谅解,并且感激他在洞穴中照顾孩子。

教练埃卡波和他的祖母  图自美联社

教练埃卡波和他的祖母  图自美联社

  《纽约时报》也报道称,队员的父母们都写信支持教练。队员阿杜尔的父母还向教练转交了一张经过口述记录的便签,表示“谢谢你照顾孩子们,帮助他们在黑暗中维持安全。”

  据报道,埃卡波是一名傣族无国籍人士,年幼时父母在缅甸去世。随后他进入泰国,为僧近10年,他多年的精神修行在此次救援中起到作用。其所在寺庙的一名僧侣表示,“在洞中,他教孩子们如何冥想,以此帮助孩子们没有压力地度过时间。这有助于挽救生命。

  球队主教练诺帕拉(Nopparat Kanthawong)表示,埃卡波在洞中把自己的食物和水省下来,提供给孩子们。他还称,作为忏悔,埃卡波可能会再去当一段时间的僧侣。

  孩子们是否被镇静?

  泰国当局对这个问题回答得非常谨慎,总理巴育称孩子们只是被轻度镇静,但BBC从参与救援的人士那里得到的信息是,孩子们被重度镇静,获救时处于半昏迷状态。

  之所以使用镇静剂,是因为救援人员担心他们第一次佩戴潜水设备,通过黑暗曲折的洞穴时会惊慌失措,危及包括救援人员在内所有人的生命。

泰国清莱的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孩子们,欢迎回家”  图自路透社

泰国清莱的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孩子们,欢迎回家”  图自路透社

  泰国能否独立完成救援?

  此次洞穴救援,除了泰国官方,多国专业人士也参与其中。BBC指出,如果没有来自各国的救援专家,不用说泰国,能独立完成救援的国家也没几个。

  救援中,经验丰富的洞穴探险家维恩·昂斯沃思(Vern Unsworth)发挥了很大作用,他曾探索过少年被困的山洞,且本人就住在山洞附近。

  少年失踪第二天,昂斯沃思就来到救援现场,并建议泰国政府邀请他国专业潜水员帮助救援。

  对于泰国海军的潜水员而言,他们的经验与设备几乎只适合海下潜水,无法应对复杂的洞穴救援。直到各国专业潜水员抵达,在泰国政府的配合下,数百人协同救援,才终于获得成功。

救援过程示意图

救援过程示意图

  4名获救者是无国籍人士

  这几天,获救人员的无国籍身份受到一些媒体关注。

  英国《卫报》12日报道,“野猪队”成员中,16岁的邦猜(Pornchai Kamluang)、14岁的阿杜尔(Adul Sam-on)和蒙高(Mongkhol Boonpiam),以及他们25岁的教练埃卡波都是来自泰国北部“金三角”的无国籍人士。

  其中阿杜尔因为精通英语、泰语、缅语、中文普通话和佤语,在救援过程中与英国潜水员沟通,扮演了关键角色。

  海外网援引《纽约时报》报道称,阿杜尔6岁时从缅甸境内一处游击战和毒品走私泛滥的地区逃往泰国。父母将阿杜尔送到泰国后,把他安置在泰缅边境小镇湄赛的一座浸礼会教堂中,这里距离金三角不远,他所在的足球队也在湄赛踢球,他们已经习惯于穿越泰缅边境来回比赛。

  阿杜尔是班级里最好的学生,他所在的湄赛班旺潘(音译)学校,约有20%的学生是无国籍身份,半数是少数民族。校长在谈起阿杜尔时表示,他没有任何国家的公民身份,这对他来说是一种磨炼。

 在洞穴中等待救援的孩子,最右为阿杜尔  泰国海军视频截图

在洞穴中等待救援的孩子,最右为阿杜尔  泰国海军视频截图

  三名少年拥有泰国身份证,可以根据泰国法律享有基本权利,但教练埃卡波未获得身份证,无法享有许多公共服务,甚至还有被驱逐出境的风险。

  泰国人权专家帕塔尼(Puttanee Kangkun)表示:“根据泰国法律,无国籍人士仍能获得一些基本权利,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孩子能够上学。”

  “不过,他们的权利受到限制,主要是工作权和自由行动权,需要获得许可才能到清莱以外的地方。”

  泰国内政部注册局负责人维纳斯(Venus Sirsuk)向《卫报》证实,注册局正在考虑授予4名获救者泰国国籍。

  维纳斯说:“目前湄赛地区政府部门正在调查他们的出生记录,我们必须查明他们是否出生在泰国,他们的父亲或母亲是否为泰国人。”

  当被问及这一过程需要多久时,他表示这取决于他们何时能够找到证明文件。

  泰国无国籍人士活动家Pim认为,泰国媒体并不是很关注“野猪队”队员的国籍问题。泰国有很多符合资格的无国籍人士却没有得到国籍,因为他们缺乏法律意识,同时也要面对泰国的腐败和歧视。

  帕塔尼则认为,国际社会对洞穴救援的关注可能会让少年们尽快取得泰国国籍,“如果政府高官有这样的意愿,(取得国籍)过程可能会加快。”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