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销售 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国内

2018-07-14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7月10日晚间,山东上市公司登海种业公告承认涉嫌2590亩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情况。根据登海种业的公告,公司先

  原标题: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

  7月10日晚间,山东上市公司登海种业公告承认涉嫌2590亩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情况。根据登海种业的公告,公司先是因为内部管理问题,将此前合规繁育的50公斤转基因种子当成了常规自交系原种,进而扩繁出了约12吨亲本。此后,这12吨亲本更是被其伊犁分公司误种到了巩留县的2590亩土地上。

  在国内,近年来,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的事情屡屡被曝出。

  业内人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销售现象确实存在,但详细情况有待深入调查核实。

  目前我国准予生产种植的玉米都是非转基因品种。那么,为什么要违规种植转基因玉米?

  转基因是农民的真爱

  业内人士介绍,最主要的原因是,农民喜欢。

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销售 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

  “近年由于玉米螟等害虫危害产量损失严重,更因受害玉米发生霉菌二次污染而致储运玉米品质严重下降。农民已发现转基因抗虫玉米并没有任何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与常规品种相比,不但省工省药而且能增产10-30%,又因减少霉变每斤玉米可多卖4—5分钱,一亩地还能格外多收40—50元。”国家973计划项目“农业微生物杀虫防病功能基因的发掘和分子机理研究”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于是,农民对转基因玉米热情极高,一些经销商见有利可图便不惜违反现行管理法规铤而走险。

  “然而,我国目前还没有放开转基因玉米生产,违规种植销售便严重扰乱了市场,一些大中型种子企业合法生产经营的常规品种面积也不断被挤压和蚕食,致使利润下滑,生存举步维艰。”黄大昉说。

  黄大昉认为,这一现象也深刻折射出先进科学技术的强大威力,安全有效的转基因产品走向应用已是大势所趋。

  转基因安全有定论

  针对网络上很多关于违规种植是否会带来食品安全和环境安全的疑问,曾任中国水稻所生物工程系第一任系主任、洛克菲勒基金会中国水稻生物工程项目首任首席科学家王大元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转基因是一项安全技术,经过评估的转基因产品安全性与非转基因同样安全。

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销售 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

  日前,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在其网站发布最新的《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年度报告。该报告指出:转基因作物商业化22年之后的2017年,24个国家种植了1.898亿公顷转基因作物,比2016年的1.851亿公顷增加了470万公顷(1160万英亩),除2015年以外,这是第21个增长年份。

  而在这21年间的转基因作物大规模种植中,并未发生一起转基因作物造成的食品安全和环境安全事件。

  王大元说,今年年初,权威科学机构国际组织毒理学学会发布了一份转基因作物的食用和饲用安全的声明,确认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并表示每一个新的转基因事件都经过了监管部门的评估。声明中还提到,在20年中,没有任何可证实的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有可能对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这是一个已被转基因安全评估权威机构公布、相互印证的结论。2016年5月,美国科学院、美国工程研究院和美国医学科学院三大科学院联合发布了一个607页的全面评估有关转基因作物和食品对安全性(人体健康,环境安全等),对社会和经济影响,以及有关法规制定和未来发展的报告。报告结论是:转基因食品没有对人体健康有不安全的证据。

  推广种植是最有效办法

  要想从根本上杜绝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要怎么做呢?

  在转基因作物和食品安全性已有定论的前提下,转基因玉米应广泛种植的呼声愈加强烈,实际上,我国大规模种植转基因棉花已20多年,大规模进口转基因大豆也有20余年。

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销售 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

  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2017年粮食进出口数据,2017年,我国大豆净进口9542万吨,约为上年度我国大豆生产量的7.3倍。王大元说,我国进口大豆主要为转基因大豆,在世界范围内,美国、巴西、阿根廷和巴拉圭共有超过7亿亩的土地正在为我国生产转基因大豆。

  业内人士透露,我国科学家已成功育成多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能够确保安全、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转基因抗虫、耐除草剂玉米品系,平均杀虫效果科达96%,减少农药用量60%,较非转基因对照玉米增产10%以上,并显著降低粮食饲料中黄曲霉素等毒素污染,可以满足绿色农业发展的重大需求。

  “倘能不失时机推广应用转基因玉米,可望受到广大农民、种子生产销售企业、收储加工企业等整个产业链的欢迎。积极推进转基因玉米产业化不但能用合法取代非法,净化国内玉米市场,也有利于争取国际贸易竞争的主动权,更重要的是能突破当前国内生物技术育种发展瓶颈,促进种业转型升级和激发新一轮农业科技的重大创新。”黄大昉说。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