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军演我军小细节体现实战标准:半地下掩体隐藏火炮军事

2018-09-16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赴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楚戈尔训练场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中方参演部队15日开始回撤。这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派兵出境参加演习规模最大的一次,受到各方关注

  赴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楚戈尔训练场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中方参演部队15日开始回撤。这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派兵出境参加演习规模最大的一次,受到各方关注。

  回看这场为期数天的“大演习”,中俄两军共同演练抗敌进攻、火力突击、转入进攻等课目,同在沙场接受检阅,进一步增强两军共同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能力。从实战练兵、成果检验、交流互鉴、加强合作的角度观察,此次演习存在许多可观之处。

  “小细节”中的实战化

  一声令下,炮声响起,数百道火光在烟幕中划过天际。在实弹射击炮兵阵地,中新社记者注意到,每门火炮都隐藏在半地下掩体中。参演的解放军陆军第七十八集团军某旅炮兵营连长刘兆杰表示,这样一个小细节便能体现出此次演习的实战化水平。

  无论是覆盖在野外设施上的伪装网、布置在营区外的防爆围墙,还是伪装浮桥用的灌木丛、墨绿色的喷绘坦克靶标、实兵行动演练消耗的弹药量,体现实战化标准的“小细节”在此番演习中还有很多。

  陆军第七十八集团军某旅装步连排长孙孟思博说,此次演习按照实战化标准设置,对参演官兵提出了较高要求,也让他对自己的战位有了新的理解。“我会在实际应用中体会各种动作的用意,主动思考问题的应对方法,也有一些自己的小心得。”

  改革成果的“检验场”

  按照演习计划,实兵行动演练围绕抗敌进攻、强渡水障、火力突击、进攻准备、转入进攻等展开,演练课目着眼一场相对完整的战役而设置,检验部队在生疏环境下的实战能力。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李抒音说,从时间节点上看,此次演习是中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后,解放军首次赴境外参加的大型军事演习,有助于中方间接学习俄方的实战经验。

  “这次演习是对我军改革成果的一次检验。”中方导演部综合导调组组长崔文戈表示,这是中国军队经过革命性改革重塑后,首次以军委联合参谋部为主、抽组军委机关相关部门精干人员编成中方导演部赴境外组织联合战役行动演练,是本次演习的一大亮点。

  交流互鉴的“助推器”

  这是中国陆军第七十九集团军某陆航旅运输营副营长、一级飞行员徐凯第一次出国参加演习任务。他观察到,俄军飞行员的空中动作粗猛大胆,着陆时消速均匀迅速,“粗中有细,值得借鉴”。而中方飞行员的良好表现也让俄军同行竖起大拇指说“哈拉硕(好,俄语)”。

  参演的俄军上校德米特里·米哈耶维奇(音译)评价说,中国军队展现出良好的素质、纪律性和训练水平,中俄双方沟通非常顺畅。俄军某旅副营长沃里阿瓦奇(音译)说,此番演习的意义在于相互学习经验,增进中俄间的战略协作。

  近年来,中俄两军在双多边平台上的务实合作频繁。中俄“海上联合”演习轮流在两国举行;上月末,“和平使命-2018”上合组织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在俄罗斯切巴尔库尔训练基地落幕;今年是中国军队连续第五年参加由俄罗斯国防部发起的“国际军事比赛”,部分项目还在中国新疆库尔勒、福建泉州赛区举办。

  “特别是今年,中俄在各方面的合作全面铺开,军事领域更加明显。”在李抒音看来,军事关系是两国关系的“晴雨表”,军事演习则是军事关系高水平的体现,只有高度互信的国家才能达到如此程度。

  两军合作的新形式

  不同于以往的中俄两军联演,此次演练的课题由以往的联合反恐拓展为组织联合防御和反攻的传统安全课题。两军共同完成由守转攻的作战行动,参演兵力兵种多,各作战要素融合指挥。

  在李抒音看来,此次演习充分借鉴现代战争的特点,演练未来战争的作战样式。中俄两军既有合作又有分工,不仅巩固发展了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更开拓了中俄两军务实友好合作的新形式,进一步增强双方互信。

  谈及中俄两军未来如何加强务实合作,这位长期研究中俄两军关系的军事专家认为,首先是进一步增强两国间的政治互信,这是开展合作的基础。“中俄两军合作的融合度、联合度可以更深,合作的形式还可以不断拓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