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SEC与DOJ调查 特斯拉新董事长领导能力受到考验科技

2018-11-10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直面SEC与DOJ调查 特斯拉新董事长领导能力受到考验 现在,丹霍姆的全部工作就是监督,不仅是对马斯克的监督,尽管这显然是她最大的挑战,也是对特斯拉运营方式的

[摘要]现在,丹霍姆的全部工作就是监督,不仅是对马斯克的监督,尽管这显然是她最大的挑战,也是对特斯拉运营方式的监督。

腾讯科技讯 11月1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针对私有化以及Model 3生产延迟问题,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正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司法部(DOJ)的调查。刚刚被任命为特斯拉董事长的罗宾·丹霍姆(Robyn Denholm)没有选择逃避,而是选择直面这些问题,其领导能力受到早期考验。

直面SEC与DOJ调查 特斯拉新董事长领导能力受到考验

刚刚被任命为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董事长的罗宾·丹霍姆(Robyn Denholm)

丹霍姆的职业生涯始自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Arthur Andersen),这家全球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因卷入安然公司丑闻而倒闭。不过,达信会计师事务所的问题爆发时,丹霍姆已经离开公司,在丰田和Sun Microsystems公司工作。丹霍姆也曾在网络安全公司Juniper Networks工作过,所以硅谷文化对她来说并不新鲜。

丹霍姆于2014年加入特斯拉董事会,但一个月前她刚刚在澳大利亚电信公司Telstra接任首席财务官职务,她此前是该公司的首席运营官。丹霍姆有很多事要做。还记得她是如何接手特斯拉董事长职务的吗?因为SEC要求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辞职,以此作为他就“资金到位”和证券欺诈问题达成和解协议的部分条件。事实证明,SEC对特斯拉仍然“很感兴趣”。

上周五,特斯拉提交了监管文件,承认被SEC传唤,询问有关Model 3产量的信息,这似乎有点儿糟糕!SEC前委员、Kalorama Partners首席执行官哈维·皮特(Harvey Pitt)表示:“收到传票从来都不是件好事!”专门研究公司治理的机构Perkins Coie合伙人伊夫林·克鲁兹·斯鲁夫(Evelyn Cruz Sroufe)也称:“收到传票代表着存在相当严重的问题!”

斯鲁夫解释称,当然,传票并不意味SEC已经就特斯拉是否存在不当行为得出了结论。皮特也说,通常情况下,SEC的标准是自愿提交文件。因此,当SEC发出传票时,这意味着该机构觉得特斯阿里有必要被强制出示文件和证词。

特斯拉也不是唯一收到传票的实体。皮特说,有些前雇员已经收到传票,供应商和分包商也可能收到传票。而任何以与特斯拉有关儿被传唤的公开交易供应商在提交自己的报告时,都可能向我们透露更多有关此次调查的信息。

不过,John Reed Stark Consulting咨询公司总裁约翰·里德·斯塔克(John Reed Stark Consulting)表示,SEC获得传讯权并不特别困难。斯塔克曾担任SEC执法律师15年,负责网络相关项目。此外,他还担任SEC网络执法办公室主任长达11年时间。

为了得到传讯权,SEC工作人员必须写一份备忘录,阐述其“想法和理由”。斯塔克说:“完成备忘录时,SEC有99.999%的机会批准它,因为法律的门槛就是‘官方好奇心’,所以它执行非常低的标准。”

直面SEC与DOJ调查 特斯拉新董事长领导能力受到考验

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

关于Model 3的生产数据,已经有法官受理相关案件。今年8月,特斯拉股东就Model 3的产量声明提起的诉讼被驳回。这起诉讼于2017年10月提起,指控马斯克和特斯拉在增加Model 3产量的问题上故意误导股东。

但法官查尔斯·布雷耶(Charles Breyer)在判决书中写道:“在这场与Twitter无关的针对特斯拉公司的证券诉讼中,一群所谓的股东(“原告”)声称,特斯拉在Model 3的生产进度上有误导公众之嫌。然而,尽管原告声称特斯拉及其管理人员(统称为“被告”)未能实现生产目标,但只有在该公司没有采取有意义行动的情况下,我们才能介入。由于原告没有指控被告做了任何不合格的预测,所以他们的索赔失败了,联邦证券法不会因为公司未能实现目标而惩罚它们。”

布雷耶法官的意思似乎是在说,特斯拉已经充分警告了它的投资者,该公司可能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你不能仅仅因为公司搞砸了就惩罚他们。

然而,皮特表示,这起裁定与SEC的调查无关,而且原告依然可以重新递交诉状。果然,原告在9月28日重新提起诉讼,他们宣称,特斯拉的一名前雇员曾“直接告诉马斯克,到2017年底,特斯拉实现周产5000辆Model 3的可能性为零。”特斯拉需要在11月20日之前做出回应。

SEC的案件可能与股东诉讼不太一样。有时,SEC会注意到股东的诉讼并开始四处打探信息。但斯鲁夫表示,在本案中,SEC也有可能坚决介入。马斯克在SEC的名声已经臭名昭著,以至于这家机构可能不需要股东起诉就开始怀疑Model 3的时间表是否合适。

无论如何,股东诉讼仍在试图进入“发现”阶段,即原告可以要求特斯拉交出与此案相关的文件。SEC无需视此为阻碍,因为它可以发出传票。

除了SEC的传票,特斯拉提交的文件显示,司法部正对其展开两项调查:一项是关于马斯克私有化特斯拉“资金到位”的声明,另一项是关于Model 3的生产情况。

皮特说,关于SEC案件的有趣事实是,它会与司法部合作。因此,无论特斯拉向SEC提交了什么信息,都很可能最终落入警方手中。当两家机构进行平行调查时,皮特说:“SEC和司法部之间经常会相互沟通。”

这两个实体机构相互协调。斯塔克说,有些FBI的特工整天都在SEC待着。他表示:“任何司法管辖区发生重大调查时,总会有寻求成为头条新闻的‘美国律师’打电话给证交会,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但这对特斯拉、马斯克和丹霍姆意味着什么呢?对这种事情做出反应代价相当高昂。斯鲁夫说,寻找传票所要求的文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执法部门越深入公司业务中,他们就越有可能发现某些违法行为,包括通过简单的错误。

现在,丹霍姆的全部工作就是监督,不仅是对马斯克的监督,尽管这显然是她最大的挑战,也是对特斯拉运营方式的监督。显然,SEC的传票并非好事,但让人感到紧张的是美国司法部的调查。美国司法部面临的问题是,特斯拉是否有意误导投资者。实际上,这对司法部来说是一场艰苦的战斗!除非有有内部邮件泄露重大问题。

正如布雷耶法官所指出的那样:在很多情况下,搞砸了并不违法。特斯拉发言人戴夫·阿诺德(Dave Arnold)在电子邮件中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特斯拉收到了美国司法部的自愿请求文件,要求提供有关Model 3生产信息的文件,我们在对此做出了积极回应。我们还没有收到传票、要求提供证词的请求或任何其他正式司法程序。”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