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ofo的至暗时刻:全国11城的收缩与困境科技

2018-12-07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直击ofo的至暗时刻:全国11城的收缩与困境 在实地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ofo多地都出现了近期办公地迁址的情况,“租约到期”显然不能解答所有疑问。而小黄车投放

[摘要]在实地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ofo多地都出现了近期办公地迁址的情况,“租约到期”显然不能解答所有疑问。而小黄车投放量明显下滑,街头破损车辆缺乏维护几乎是在每个城市的通病,而一句“人手紧张”显然不能安慰押金难退的消费者。

它,曾是用户留存率行业第一的共享单车品牌;它,曾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它,曾备受资本青睐。但现在的它,却被这寒冬桎梏……ofo,现在的你,怎么样了?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西安、济南共计11座城市,直击ofo的至暗时刻。

从北京大学校园内400份共享计划,到如今对外宣称连接超过1400万辆单车,短短3年时间,ofo小黄车急速生长。正如联合创始人之一张巳丁在一场演讲中所言,ofo三个字母组合在一起“就像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不断向前飞奔”。

或许是骑行中风大迷了眼,ofo渐渐失去对路线的控制。问题首先暴露在供应链上:《每日经济新闻》在今年7月曾报道ofo的一家智能锁供应商因被拖欠服务费决定暂停对ofo的服务,而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因拖欠货款等问题,ofo已多次被物流方和自行车供货方告上法庭。

随之而来的是部分消费者押金退出不畅,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今年8月起,针对ofo的投诉量大幅增长,到11月达到最新峰值。近日,ofo将退押金期限由最初的秒退,延迟至15个工作日。

ofo收缩战线的消息也不断传来,“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终成难以维系的理想主义。单是应对国内市场已让ofo力不从心,“跑路”传言几度被ofo斥为谣言,但仍传播不止。

ofo到底发生了什么?各地运营状况如何?消费者如何看待小黄车?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西安、济南共计11座城市,力求呈现小黄车当前运营状况,直击ofo的收缩与困顿。

在实地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ofo多地都出现了近期办公地迁址的情况,“租约到期”显然不能解答所有疑问。而小黄车投放量明显下滑,街头破损车辆缺乏维护几乎是在每个城市的通病,而一句“人手紧张”显然不能安慰押金难退的消费者。

ofo位于北京的总部,由原来的四层办公区压缩至与其他企业共享一层;ofo南京由原来的独立办公区迁至共享空间;ofo杭州原办公地“人去楼空”且被指物管水电费未付清;ofo西安搬进了老旧居民楼;ofo济南正在寻觅搬迁新址……

同时,ofo多地投放量大幅下滑。ofo方面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目前ofo在上海的投放量较高峰时期减少40%。西安市交通局提供的数据显示,ofo在西安的投放量较初入市场时下跌25%。

“ofo运营一切正常。”ofo方面将此作为“金钟罩”,挡回一切质疑。这就像将自己隔离成一个孤岛,外界愈加累积的不信任像咆哮的海水,每一次撞击都让ofo回缩一点,但人们仍期待ofo走出来的那一天,毕竟它曾是乘风破浪的少年。

ofo大本营北京:总部办公区由4层压缩至不足1层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陈俊杰

3年前,几个因爱好在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相遇的年轻人成立了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将共享单车的生意从北大校园向外延展。

北京是ofo的大本营。鼎盛时期,ofo曾在海淀理想国际大厦拥有4层办公区,但从今年9月起,陆续有媒体报道称ofo位于理想国际的总部“人去楼空”。就此,ofo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是租约到期。

不过,这一回应似乎只对问题回答了一半。11月初,媒体报道ofo总部迁入新址。近日,ofo公关总监向记者证实,公司总部现办公地点是互联网金融中心。

11月28日,记者来到互联网金融中心,这里距离理想国际大厦步行距离不足1公里。互联网金融中心物业人士表示,ofo办公室位于大厦B区5层,同在5层的还有另一家企业。大厦内的指示牌显示,除了ofo,5层还有京津冀协同票据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等。

总部从鼎盛时期的4层办公区压缩至如今与其他单位共享1层办公区,是否印证了外界大幅裁员的说法?记者向ofo公关总监求证该问题,但对方并未作答。

2017年9月,北京暂停共享单车投放。因投放较早,ofo等品牌享有“入场券”,与摩拜单车在部分地区二分天下。即使享有先发优势,ofo的阵地仍在被其他共享单车品牌蚕食。

11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互联网企业的上班早高峰刚刚结束。ofo总部新址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堆放了40余辆共享单车,但这里却不是小黄车的主场。据记者当时估算,另一品牌的共享单车数量约是ofo小黄车的10倍。“小黄车现在应该是比较少,一般都是骑摩拜和小蓝。”一位在海淀黄庄附近负责协调路面车辆的人士告诉记者。随后,记者向ofo公关总监咨询小黄车在北京的投放量及市场占有率,但对方表示上述数据属于商业信息,不便透露。

ofo也面临着用户流失的考验。在海淀黄庄,记者随机采访用户对ofo小黄车的印象。“有一次我有急事,它(ofo)是坏的,而且连续两次是坏的之后,我就不怎么用了。”一位用户表示。

ofo深圳:小黄车按政策减量 已停止新投放

每经实习记者 刘晨光 每经记者 郭荣村 每经实习编辑 魏官红

11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地图软件显示的地址为威盛科技大厦14楼的ofo深圳分公司,只见该处办公地为一家广告公司。该层管理人员对记者表示,ofo年前就已经搬走了,不知道搬到了哪里,只是不在这栋楼里面了。

随后,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联系到公司深圳华南地区公关相关负责人郭女士,郭女士向记者指明现在公司在深圳的办公所在地。ofo搬迁的新地址也是一栋商业写字办公大楼,周围有相对便捷的商场和地铁交通。

11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ofo深圳分公司目前的所在地。从公司环境来看,新的办公区域主要分为内区和外区两个办公区域。当日员工基本都在上班,座位坐得比较满。负责接待的人员对记者表示,今天上班的人还不是最多,实际上公司有很多员工都是在外面跑,这里都是运维和办公人员,公司现在运维正常。

对于外界传言的“跑路”,郭女士表示:“ofo在各城市按需择地办公,也会根据租约情况、业务发展、物业配套、员工需求等原因,寻找更具性价比的办公场所。基于前述原因,包括广深地区在内的城市,都曾进行过搬迁。”

而就外界盛传的“退款难”问题,记者亲自体验了一番。记者选择了199元押金的项目,充值成功的同时,APP便赠送了25元的“礼券”。不过,当日记者随后退款,退还押金确实没有及时到账。

1
3